KKNN

您怎么知道我最讨厌仰卧起坐的呢。

  @江停 。看。

默子:

#一日一素#今日。

吃得健康

这时候就有乐乎了呀。

蔡澜:

    中午,我们到墨尔本的“万家菜”餐厅。

 

    “万家菜”在北京出名,日本东京六本木也开了间分行,那边的消费力强,可以理解,但为什么开到墨尔本来呢?

 

    原来万家小姐移民到那里去,十多年前成龙和我拍《一个好人》的时候,常去光顾,当年国泰的空姐飞到墨尔本,休息一晚,在机上认识了,晚上请她们去那里吃饭,记忆犹新。


    晚上,去全市最好的牛扒店Vlado's ,提起这家店,澳洲老板无不赞许。

 

    华拉度先生来自南斯拉夫,每晚亲自用拳头把牛扒的肌肉打松,再拿去烤,他常说:“I had been here for 30 years I'll not be here for another 30 (我在这里做了三十年,我不会再有三十年了)”言下之意,快点来吃吧。这餐厅的特点没有餐牌,你如果一进店就要求菜单,华拉度先生会把你赶出去。

    一坐下,侍者给每一位客人一大碗的沙律,有腌过略甜的椰菜,鲜番茄等,非常好吃,但怎么吃也吃不完。吃不完也是这家店的特点,后上几片烤猪扒、猪肝和没有面包的迷你汉堡。


    最好是牛扒了,有肥的很全瘦的,可以选择大块和小块,吃得下尽管选大的。分生、半生熟和全熟三种烤法,绝对不会弄错。吃进口,肉味甚浓,又多汁。可惜,我们的团友嫌略为硬了。


    “这事澳洲牛肉的特点呀!”我说:“欣赏他们的牛肉,就要享受这种咬头。”

 

    团友不服:“都是给你宠坏了,吃过神户的三田牛肉之后,怎能和其他的比较?”


    又关我事?也好。吃过最佳的。差一点的就少碰,这才叫吃得健康。

《乒乓》采访方博摘录

然然:



“手伤再痛苦,还能比退役更痛苦吗?”




“刚改这个球,练得我都想死了。”




“比赛的过程是痛苦的,但都是宝贵的经历。”




“对我来说,其实最重要的是参赛。”




“世界冠军可以不拿,但是人是一定要做好的。”




“非要往死里痛苦我才能打球?”




“就算我赢不了,也没想退役,我觉得打球的过程就很有意思。”




“我现在对开心的理解是,所有的东西我尽力了,训练、比赛,我尽全力去做了,反过来,我成功、失败,我没有说失败,我就想死,就算失败了,这个过程起码我做了。”




“其实每个阶段我都有痛苦的时候,只是以前没人知道。其实我现在还真的挺开心,没有太多痛苦。我现在想的是,我能训练,我尽全力训练,我能比赛,我尽全力比赛…我后来想想有些事其实是有点扭曲了,为什么非要往死里痛苦我才能打球?”




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,乒乓球是我目前的全部。我在为自己的梦想一直努力坚持,希望不给自己留下遗憾。感谢菠萝们一路的支持,陪伴和鼓励!有你们的加油声,真好!谢谢你们!”




看到博哥手写给菠萝的话我哭了,我喜欢了一个最值得我去喜欢的人。


方博是世界上最好的人。


一定是。

我没准备撕。
我只是按理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