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KNN

您怎么知道我最讨厌仰卧起坐的呢。

吃得健康

这时候就有乐乎了呀。

蔡澜:


    中午,我们到墨尔本的“万家菜”餐厅。


    “万家菜”在北京出名,日本东京六本木也开了间分行,那边的消费力强,可以理解,但为什么开到墨尔本来呢?


    原来万家小姐移民到那里去,十多年前成龙和我拍《一个好人》的时候,常去光顾,当年国泰的空姐飞到墨尔本,休息一晚,在机上认识了,晚上请她们去那里吃饭,记忆犹新。


    晚上,去全市最好的牛扒店Vlado's ,提起这家店...

《乒乓》采访方博摘录

然然:



“手伤再痛苦,还能比退役更痛苦吗?”


“刚改这个球,练得我都想死了。”


“比赛的过程是痛苦的,但都是宝贵的经历。”


“对我来说,其实最重要的是参赛。”


“世界冠军可以不拿,但是人是一定要做好的。”


“非要往死里痛苦我才能打球?”


“就算我赢不了,也没想退役,我觉得打球的过程就很有意思。”


“我现在对开心的理解是,所有的东西我尽力了,训练、比赛,我尽全力去做了,反过来,我成功、失败,我没有说失败,我就想死,就算失败了,这个过程起码我做了。”


“其实每个阶段我都有痛苦的时候,只是以前没人知道...

我没准备撕。
我只是按理说话。

©KKNN | Powered by LOFTER